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手机
    手机扫一扫访问 银财手机版
  • 关注银财微信公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银财微信公号
论坛聚焦

“现在真不知道未来路在何方。”近日,一位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负责人赵诚(化名)向记者感慨说。他之所以产生

Twitter 联合创始人威廉姆斯/Ev Williams ,还在想改善网络媒体的事

  [复制链接]
推荐 papasaid 发表于 2018-5-13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多年来,埃文·威廉姆斯/Ev Williams 一直饱受质疑。威廉姆斯是 Blogger 和 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现在担任数字出版平台 Medium 的 CEO 他改变了成百上千万人在网上发布和消费信息的方式。但随着他的科技帝国不断壮大,威廉姆斯开始痛苦地发现有些事情变得不太对劲。高水准的出版商败给了那些粗制滥造的标题党制造工厂。用户消耗大量时间在社交媒体上,但他们却不一定因此而更快乐或是得到更多信息。这些原本为了给公众更多权利才建立起来的平台,结果却让那些极端主义者和爱出风头博取关注的人获得了好处。

1212.jpg

威廉姆斯并没有放弃 Twitter 这个他到现在为止规模最大也是最有影响力的事业。(2011 年他离开了公司,但一直留在董事会里,并且仍是大股东之一。)他依然相信,总的来说,这个世界有了社交媒体会比没有好。不过一年前,他开始哀悼互联网的“崩坏”——这个观点已经得以证实,而且,基本上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可以作为证明。

“在发现阴暗面这方面,我是比一些人要超前一点的,”威廉姆斯最近跟我说。现在硅谷大部分人都开始意识到这个阴暗面了。最近几个月来,Google、Facebook 和其它科技巨头都向公众表达了自己的遗憾,认为他们旗下的产品对社会造成了过度沉迷和有害的影响。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Twitter 总裁杰克·多西(Jack Dorsey)等行业领袖都做出了深刻的自我反省。本周,Google CEO 桑达尔·皮蔡(Sundar Pichai)表示,Google 正在“反思”自己的责任。《纽约杂志》最近刊登了一系列对良心受到谴责的科技公司员工的采访,标题为“互联网表示道歉”。

然而就在其他科技领袖纷纷走进忏悔室的时候,46 岁的威廉姆斯似乎又有了新的态度——那是旧式的硅谷乐观主义和一个资深科技人的谨慎相互调和的结果,他曾亲眼见证意图良好的产品最后却被可怕的群体强行控制。

上周,威廉姆斯发给我一份类似小型宣言的东西——那是一份两页的文档,里面包含了他对科技的可能性、有广告商支持的媒体所存在的问题以及社交媒体平台的管理等问题的看法。随后我们进行了一次电话采访,他又对这些想法进行了一些扩展,其实有些观点是他多年来一直在思索和改良的,只是从来没有公之于众。

威廉姆斯最近大部分想法都和一个问题有关,即商业数字广告与社交媒体的兴起相结合,是如何让出版商陷入博取公众关注的恶性竞争的。人类天性就是喜欢大声和极端的声音,这种倾向不断促使更多传媒机构去发表低水准的耸人听闻的内容。

“如果一个出版商只能通过广告获得利润,在物质刺激下他们就会想方设法花更少的钱,最大限度地提高关注度,”威廉姆斯在文档中写道。威廉姆斯表示,他现在认为自己在社交媒体的发展初期是过于乐观了,没能认识到把这样强大的工具交到使用者手中却只进行最低限度的监管会有多大风险——这正好和上个月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的证词相呼应。

威廉姆斯写道:“过去几年里我们发现的一件事情是,科技并不只会加速和增强人类的行为。它还创造了一个反馈回路,可以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相互影响以及群体活动的方式(这是可能谁都没能预料到的方式)。”威廉姆斯并没有放弃 Twitter,但他表示,“我觉得自己在发现(社交媒体的)阴暗面方面要比一些人超前一点。”

威廉姆斯只能算半个异类。他承认社交媒体在推广高品质内容方面做得不够,但他也对出版商为了增加流量不断追求更大的轰动效应进行了批判。我问他是否同意扎克伯格最近在声明中说的“如果 Facebook 不在了,世界将蒙受损失” ,他提出了异议。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同不同意,”他说,“我觉得可能他是对的吧,”不过即使威廉姆斯不打算去谴责社交媒体,他至少在自己的生活中尽量避免受它影响。他还在使用 Twitter,但已经关掉了大部分手机通知,和朋友或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会试着把手机放到一边。他说自己现在每日新闻看得少了,但读了更多书和长篇文章。

“这对我来说很健康,”他说,“我感觉到了这样做的效果。”听一位风云变幻的互联网世界的缔造者赞美书和杂志的好处,这感觉有点古怪,就像是看到男厨牌(Chef Boyardee)开了一家“从农场到餐桌”(farm-to-table)的餐厅一样。不过除了威廉姆斯,其他科技领袖也有人在寻求更缓慢和更平衡的媒体使用方式。(自 2015 年起一直担任 Twitter CEO 的多西去年 12 月就进行了一次长达十天的静思冥想活动。)

1218.jpg

不管你怎样看待威廉姆斯的悲观想法,都不要对他产生怀疑:作为一个已经把大部分科技财富变现的亿万富翁,威廉姆斯有可能跑到一个热带小屋去研究哲学。与这种猜测相反的是,他正在卷起袖子,试图去修正一些问题。现在威廉姆斯的事业重心是 Medium,他在 2012 年创立的数字出版公司。这些年来 Medium 的战略一直是:构建一个井然有序的日志平台,通过招揽名人和知名作家吸引到一些人使用它,并希望可以通过广告支付账单。

去年这一战略失败以后,Medium 裁掉了大量员工并转为订阅模式。现在用户每月支付 5 美元就能够阅读优质内容,如果作者的文章获得其他用户的正向反馈(也就是“鼓掌”),那他就能获得一小笔钱。(在此我要公开一件事:几年前我写了几篇文章发表在 Medium 上,所以每次有人给我的旧文章“鼓掌”时,我都可以收到几分钱。)为了提升内容品质,Medium 公司还聘请了真人编辑。

“这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是由网络出版这种经济模式造成的,”威廉姆斯说,“这就是我希望能够修正的问题。”不难看出,威廉姆斯创建 Medium 就是当作 Twitter 的某种“解毒剂”来设计的,它试图为那些经过深思熟虑、精雕细琢的思想开辟一个空间,给有深度而不是即时性的内容予以奖励。Medium 没有什么盈利,它拒绝透露拥有多少订阅用户,不过威廉姆斯在上个月一篇日志里提到网站每个月约有 8000 万访客,公司一位发言人也表示,订阅收益每个季度增长 50%。

威廉姆斯希望人们能够看到 Medium 是物有所值的,但他并不是非要让它成为那种人们一天想打开十几次的平台。他喜欢上了前 Google 设计伦理学家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的工作,后者曾经批评流行的互联网服务都有让人上瘾的特质。威廉姆斯说,在社交媒体发展初期,“让人上瘾就是我们的目标。“他又补充说:“不是香烟那种上瘾-没那么不管不顾。其实就像一个游戏,我们会说:‘这个很有意思。那怎样把它做得更有意思,让人更上瘾呢?’”

1220.jpg

那么 Twitter 呢?它仍是一款高度上瘾的应用程序,拥有数百万强迫症用户。威廉姆斯说,公司正着手去解决这些问题,比如在服务中清除一些最有害的不合规之处。(为了找到可以测量“对话健康”的工具,Twitter 最近进行了意见征集。)

但威廉姆斯并不确信社交平台的这些问题都能得到彻底解决,也不认为去修正这些问题完全是科技公司的责任。最后,威廉姆斯说,还是要靠用户自己选择,取决于他们自己的信息“饮食习惯”。“互联网是一道自助大餐,”他表示,“如果不管什么摆在面前你都要吃掉,那你就不一定会去做出最好的选择了。”
特意跟你分享/打赏偶鼓励下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博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0

帖子30

发布主题
广告位

与百万会员/连接金融与生活

09:00-18:00 13912629552

扫码关注银财苏州